焦点图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
孙继民:古文书学视野下太行山文书的定位、特点和价值
发布时间: 2017-06-13 16:01:0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次  

摘要邯郸年时研究以及活动,殿堂库档中国献又宗新文,是代以来中国新文家族新与现当代大历史;鲁豫部分与其他大体类部分基白话文时的各种形式; 个体村落个方面价值,一是了一所不或少珍稀种类;社会历史和社会生动具体的开展研究建设的物质

    [关键词;;;;价值

     [作者简介继民1955—) 河北邯郸人,河北社会科研究要从事中国代史敦煌吐鲁黑水河北地研究

 

   2013 年,太行山文书入藏邯郸学院以后,邯郸学院于当年12 21 日举办了一次太行山文书入藏邯郸学院学术座谈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首都师范大学浙江大学河北师范大学河北大学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等高等院校及科研机构的20 余位历史和文献学方面的专家学者出席与会专家学者认真考察了太行山文书资料室和部分展出文书,并围绕文书的内容特点定名学术价值以及下一步如何开展整理研究等相关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这次研讨会的情况, 2014 年1 月29 日光明日报·史学版予以报道2014 年3 月30 日,邯郸学院还与大名县历史文化研究会联合召开了元代夏汉文合璧墓志铭研讨会”。此次研讨会主要内容虽然属于西夏学和元史的范围,但太行山文书也是与会学者们参观和议论的主要话题之一,对学术界了解太行山文书发挥了一定作用月2325 日邯郸学院又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办了邯郸学院藏太行山文书学术研讨会,来自全国近20 所高校和科研单位的学者80 余人提交了近50 篇论文,其中有近一半论文专门以太行山文书为研究对象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整理宣传和研究以及上述学术活动,太行山文书已经揭开神秘面纱,走入学术殿堂和公众视野,正在成为中国学术园地尤其是地方档案文书学领域百花园中一朵绽放的奇葩

太行山文书的定位

入藏邯郸学院的这批文献资料为何赋名太行山文书? 换言之,赋名太行山文书的学理依据和考虑是什么? 这是本文需要回答的首要问题

一般来说,地域文献学定名通常应考虑赋予文献称谓的地域和文献种类两大因素,以利于研究者读者和使用者能迅速判断出文书的内涵和种类例如,里耶秦简,一看到这个名字马上就能使人联想到里耶秦简是湖南里耶地区发现的秦代简牍又如,敦煌文书和吐鲁番文书,马上能使人知道这是敦煌地区吐鲁番地区发现的纸质写本文书我们不提倡望文生义,但地域文献定名应该使人见文释义,明白易懂

入藏邯郸学院的这批文书如何定名? 开始我们也有几种选择,例如围绕这种文献赋名的地理因素,既可以赋名太行山文书,也可以赋名晋冀鲁豫接壤地区文书,还可以赋名华北文书或其他,但是考虑到如果用晋冀鲁豫接壤地区文书一语,则反映地理因素的晋冀鲁豫接壤地区一语不构成一个独立的行政区划,有支离破碎之嫌,如果用华北文书一语,则涉及的地理范围又失于过宽,不如用太行山一语可以反映一个独立的地理单元,而且现有的地域文献定名多以政区实体地名( 包括单位实体名) 加文献种类来赋名,如里耶秦简走马楼吴简敦煌文书吐鲁番文书黑水城文献徽州文书清华简北大简等,也有少量的以自然实体地名加文献种类来赋名,如银雀山汉简老官山汉简清水江文书等使用太行山一名,既符合其本身来源地( 主要集中在太行山区核心地区的涉县武安昔阳和顺邢台县西部山区等地) 的地理单元独特性,又可以利用其本身具有的知名度,便于人们记住和留下印象再如,围绕这种文献赋名的文献种类因素,既可以使用文书一语,也可以适用文献一语,因为这批文献资料既有大量的写本文献,也有大量的印本文献( 包括木刻本和铅印本) ,如果用文献一语或许更能贴切地概括这批文献资料的属性,但是一旦使用太行山文献一语,则此一用语所涵盖的范围势必又要与该地区现有的传世典籍等文献相混淆因此,经过再三考虑,最后我们还是倾向于用太行山文书一语赋名这批文献资料此即对邯郸学院入藏这批文献资料赋名太行山文书的基本考量

本文需要回答的第二个问题是: 太行山文书的年代始于清初,迄于1980 年代,时代跨越古代近代和新中国前四十年三大时期,相当数量的文书成于近代以后,为何要以古文书学的视野观察透视太行山文书学的有关问题?

不错,太行山文书的确是跨越古代近代和现代三大时期,确实有相当文献生成于新文化运动之后的白话文时代,尤其是1940 年代1950 年代以后的文献更是纯粹的白话文但是,在太行山文书的年代构成中毕竟以新文化运动之前的文献为大宗,1940 年代以前,文言文和伴随着文言文形成的书写习惯用语习惯行文习惯理解习惯在社会各阶层中仍然保存着巨大的影响,仍然渗透在各种文体之中,研究这一时期的文书文献,理所当然离不开古文书学的知识和思维,更离不开古文书学的方法和手段即使是研究1950 年代以后的纯粹白话文简体字的文书文献,虽然在理解文书文献的文义上已经基本不存在文字障碍,然而在研究方法研究原则和研究过程中也同样需要借鉴古文书学早已成熟的经验做法和路径,因为包括甲骨学简牍学敦煌学黑城学( 西夏学) 徽学等在内的古文书学经过近代以来一百多年的发展和提升,早已形成一套整理古文献行之有效自成体系的理论方法经验和流程太行山文书无论属于文言文的抑或白话文的文献,其本质上都属于历史文献的范畴,有其相通之处这就是我们提出以古文书学的视野审视太行山文书研究的原因所在当然,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本文所说的古文书学,严格地说应称为中国古文书学,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同仁鉴于近年简帛学敦煌学徽学以及黑城学等新学问新学科获得充分发展而又各自为界畛域分明,试图加以整合融汇以推进新资料新文献研究深度而提出的新思路和新视野这一新思路新视野对于刚刚步入学术新域的太行山文书来说不啻是久旱遇霖生逢其时,对于今后太行山文书的整理研究少走弯路避免歧途,尽快跟上融入古文书学发展的主流尤其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本文需要解决的第三个问题是太行山文书学的定位,即太行山文书学作为中国新文献新资料领域的一门新学问的发展前景或者说在中国历史文献学学科建设中具有什么样的地位和作用

我们认为,太行山文书是四大考古新材料之后内阁大库档案之外,中国地方档案和民间文献又一大宗新文献材料,是近代以来中国新文献领域中明清民国时期地方档案和民间文献文书群的家族新丁近代以来,中国对典籍文献新资源的发现开发首先开始于考古出土新文献的发掘整理和研究,1950 年代以后特别是1980 年代以后又扩展到传世典籍文献新资源的搜集整理与开发考古出土新文献的发掘整理与研究的对象就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近代考古新材料的三大发现或曰四大发现”。称三大发现者,通常指商周甲骨文战国至西晋简帛文字十六国至宋初敦煌文书( 包括吐鲁番文书) ;称四大发现者,则加上属于宋辽夏金元时期的黑水城文献传世典籍文献新资源的搜集整理与开发的对象主要是明清内阁大库档案徽州文书贵州清水江文书以及四川巴县档案南部县档案河北获鹿档案浙江龙泉司法档案福建霞浦文书等等经过百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学术界出版界在文献新资源的整理开发方面取得了辉煌成就,出版了一系列标志性的大型文献资料编纂成果例如,考古出土新材料的成果,甲骨文方面主要有甲骨文合集等,简帛方面主要有云梦睡虎地秦简》、《居延汉简》、《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北京大学藏秦简牍》、《里耶秦简牍校释等,敦煌吐鲁番文书方面主要有吐鲁番出土文书》、《英藏敦煌文献》、《法藏敦煌西域文献》、《俄藏敦煌文献》、《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等,黑水城文献方面有俄藏黑水城文献》、《英藏黑水城文献》、《中国藏黑水城汉文文献等; 传世典籍文献新资源的成果则有徽州文书》、《徽州千年契约文书》、《中国徽州文书》、《清水江文书》、《天柱文书,等等,对文献新资源整理与开发涉及的范围之广种类之多和数量之大,几乎涵盖了传世典籍文献和考古出土文献的各个方面,从而形成了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整理出版新文献的高潮

21 世纪以来,邯郸学院鉴于邯郸曾经作为战国两汉赵都数百年历史的深厚文化积淀和位于晋冀鲁豫交界地区的地缘优势,呼应新时期以来地方历史文化研究高潮迭起的学术走势,扎实开展了以赵文化为特色的地方历史文化研究,通过开展一系列学术活动课题研究和学科建设举措,积累了相当一批研究成果,培养了一批从事地方历史文化研究的人才队伍,成为紧密团结本地学者,广泛联系全国学术界,紧扣学术主流脉搏的一方学术中心2013年,他们在获悉私人收藏的太行山文书准备出手之后,雷厉风行,果断决策,毅然购藏,从而使这批大宗文献成功入藏邯郸学院,既为这批具有历史文献价值的资料挽回了命运难卜的聚散风险,又为学术界成就了一段新材料理想归宿的学术佳话,也使邯郸学院骤然间成为预流学术前沿的新材料收藏重镇

太行山文书的总量,开始媒体报道所说的数字是10 万件左右,这只是一个粗略估计,并非精确统计目前入藏邯郸学院的太行山文书有两批: 第一批为乔氏旧藏,粗查结果总量在25 万面以上,待进入细查阶段( 每件文书登录拟名题解照相扫描等) 之后才能确知具体的件数( 每件少者单页,多者数页数十页甚至上百页不等) ,这项工作估计尚需一段时日; 第二批为田氏旧藏,实际上也分为几次入藏第一次入藏的约8800 多件,总数约在2 万个页面左右第二次入藏的是涉县两个村庄清朝至1980 年代以前的各类契约账簿单据等,总数约在一万面左右目前这两次入藏的田氏文书也正处于整理阶段,详细情况也尚待时日以上太行山文书的总数,虽然暂时说不出确切的件数,但总页面在30 万以上并无问题,而且收藏工作没有停止,文书总量增长的趋势仍会持续目前中国几大古文献古文书资料的总量,敦煌文书据粗略估计在45 万件以上,黑水城文献全部加起来不到2 万个编号( 件) 如果以印刷的版面计算,白滨粗略估计至少有1520 万面,徽州文书总数据估计在2030 万件左右,清水江文书总数保守的估计约有10 多万件,也有专家推测多达30 万件此外,中国各地收藏明清民国地方档案与民间文书的机构单位还有相当一批,据栾成显明清地方文书档案遗存述略一文介绍,其中收藏较多特点明显的除了上举徽州文书清水江文书之外,还有山东曲阜孔府明清档案河北获鹿清代编审册浙江兰溪清代鱼鳞图册福建明清契约文书上海道契四川南部清代县衙档案四川巴县清代文书档案直隶顺天府档案江苏太湖厅档案安徽南陵县档案台湾淡新档案内蒙古盟旗衙门档案云南武定彝族那氏土司清代档案西藏历史档案四川自贡盐业历史档案广东清代海关档案广东清代衙门档案盛宣怀档案等等这些档案文献的数量少则数百件,多至十多万件,多数在万件以上由此可见,太行山文书在明清民国时期的地方档案和民间文书文献领域,其数量足以与敦煌文书黑水城文献徽州文书和清水江文书等比肩媲美,完全称得上是中国历史文献领域又一大宗新文献资料,足以跻身于近代以来中国历史文献领域的大宗新材料之列,足以成为继四大考古新材料发现之后,以保存中央政府文书文献为特点的内阁大库档案之外,中国明清民国时期地方档案和民间文献文书庞大家族中一名崭露头角的新成员可以预期,基于大宗文献为基础的太行山文书学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学术前景,有可能成为近代以来新材料整理研究领域的一匹黑马

太行山文书的特点

太行山文书的特点可以概括出时代特点地域特点文体特点和内容特点四个方面

关于太行山文书的时代特点,乔福锦已经指出:太行文书的时间涵盖,包括古代近代与现当代三个时期,历史的连续性十分明显。”2]这个概括大致不错,但需作进一步说明

太行山文书的起讫时间,最初的报道说是起自明中叶嘉靖时期,止于改革开放初期的1980年代这一时间的止点没有疑问,但起点有些问题所谓起自明嘉靖年间的说法,主要是依据第一批入藏文献中一件封面题有嘉靖三十六年字样的科举范文读本据笔者亲手翻阅,该书为线装刻印,共81叶,封面题字两行,分别为嘉靖三十六年济生堂记,内文多有朱墨笔圈点,范文作者有路德阎敬舆胡葆锷李钟岳杨彦文这些作者实为清人,阎敬舆为清代陕西朝邑人,是清末重臣救时宰相之称的阎敬铭之弟路德,字润生,是阎敬铭阎敬舆兄弟二人的老师,曾任教于关中书院,以擅长制艺文著称由此可见,封题嘉靖三十六年应是书贾伪题,不可能为明代作品所以,该书不能作为太行山文书起自明代的佐证

从粗查情况看,第一批和第二批入藏的太行山文书均未发现明代文书,目前所见文书有纪年最早的为清顺治元年( 1644 ) 粮单,这样看来太行山文书的时间范围是自清初的1644 年至1980 年代的中期,时间跨度是340 多年太行山文书340 多年的时间跨度与四大考古发现材料的商周甲骨文战国至西晋简帛文字十六国至宋初敦煌文书以及辽宋夏金元时期的黑水城文献相比时间不算长,与时间跨度包括宋民国的徽州文书更是相形见绌,但却是跨越了中国历史巨变的古代( 1840 年以前) 近代( 18401949) 与现当代( 1949 年以后) 三大历史时期这是上述明清民国时期其他各种地方档案所不具备的,也构成了太行山文书最大的时代特色

关于太行山文书的地域特点,乔福锦也已指出太行山文书具有地域的广阔性太行文书地域上跨越河北山西河南山东等省,又以冀南豫北晋东南交界处的太行山中段为中心某种程度上,与1945 年中共正式组建太行区所辖地域大体吻合太行行署行政机构,先后驻于今属邯郸市管辖的涉县赤岸西戌村等地,目前看,这一地区保存的文书最多”。乔氏上述所说太行山文书的地域范围是就主要来源地而言,实际上其他地区的文书也有一些,例如第二批入藏的文书中就有福建省永春县清至民国时期的100 多册账簿,第一批入藏的文书也有少量陕西省县的文书山东省惠民地区的文书等,甚至还有一部分日文书信这些文书从严格意义说当然都不能归入太行山文书的范畴,我们之所以称之为太行山文书,主要是就其主要构成主要特点而言,这是必须明确和强调的一点

太行山文书这一地域性特点,对改变明清民国时期地方档案和民间文献的地理分布具有象征的意义栾成显明清地方文书档案遗存述略一文所举要的明清民国时期地方档案和民间文献档案有徽州文书清水江文书山东曲阜孔府明清档案河北获鹿清代编审册浙江兰溪清代鱼鳞图册福建明清契约文书上海道契四川南部清代县衙档案四川巴县清代文书档案直隶顺天府档案江苏太湖厅档案安徽南陵县档案台湾淡新档案内蒙古盟旗衙门档案云南武定彝族那氏土司清代档案西藏历史档案四川自贡盐业历史档案广东清代海关档案广东清代衙门档案盛宣怀档案等共二十种这些地方文书档案的分布若以南北分,则北方只有山东曲阜孔府明清档案河北获鹿清代编审册直隶顺天府档案内蒙古盟旗衙门档案,只占二成比例,其余均在南方地区( 包括西南地区) ,南多于北的态势非常明显这一分布的形成固然反映了南北方经济水平的差异,也一定程度上折射了文化传统和文化基础的不同太行山文书的汇聚和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域性文献实体的形成,当然不可能一夜之间改变南北方地方历史档案文献分布的总体状况,但毕竟标志着北方地区汇聚收藏历史档案文献意识的觉醒,对缩小南北地区的理念差距无疑具有象征意义至于它在历史文献学上的意义,它对认识研究明清民国时期的地域历史文化提供了一份华北样本和一个太行山视角,更无须赘言

太行山文书的文体特点太行山文书跨越古代近代与现当代三个历史时期,因此与近代以来四大考古发现新材料明清内阁大库档案以及其他地方档案和民间文献相比更丰富多彩以纸质文书言,敦煌文书除了佛经和典籍外,社会文书的体裁和种类,官文书有符榜文判辞过所公验度牒告身籍帐等,私文书有契券社司转帖帐历书牍分家产文书遗书等; 黑水城文献除了西夏文文献和汉文佛教文献典籍外,汉文社会文书的种类,宋代的官文书有牒札付等,西夏官文书有申状札付账簿等,私文书有契约账簿凭据具注历买地券和各类题记等内阁大库档案因是朝廷档案,主要有制诏诰敕题奏本章朝贡国表章内阁各厅房处的档案修书各馆档案试题试卷和各机构的题行稿揭帖呈文禀文启本手本塘报咨文札付以及舆图契约税票户口单状纸并各种簿册等; 徽州文书则有交易文契合同文书承继文书私家账簿官府册籍政令公文诉讼文案会簿会书乡规民约信函书札等,如官文书的图册簿籍表帖有明朝的户帖清册供单鱼鳞图册催征税粮条鞭长单审图小票审定户由归户册等,私文书有契约收租簿祠堂账官册簿置产合同簿祠会文书租底分家簿分家合同等太行山文书因以基层社会基层组织和民间文献为主,所以在官文书方面与四大考古新材料和内阁大库档案不具可比性,在私文书方面与敦煌文书黑水城文献徽州文书以及其他明清民国时期的地方档案民间文献比较接近或相同,尤其与明清民国时期的地方档案民间文献高度相似,只有个别文书的体裁种类是其他明清民国时期的地方档案民间文献所没有的(下文谈及) 

太行山文书文体方面最具特点的是在19501980 年代的现当代部分,例如基层民众干部学生的日记杂记书信自传工作笔记表格照片等,基层组织的证明信介绍信迁移证会议通知等当然,这些文书体裁并非稀见,其他的明清民国时期的地方档案民间文献没有收录是因为体例所限太行山文书的内容特点与时代和地域密切关联,可以反映该地区社会经济和文化以及民众日常生活独有的生活面貌和样态,这些特点在个体文献教育文献村落文献社队文献和机关文献等方面都有所反映例如,个体文献中的个人日记,河北邢台县某村民日记,有北伐期间的逃难记录山西黎城县某村小学生日记,关于1930 年代的北方乡村生活,记载十分详细1950 年代初期的乡村学生日记,扑面而来的是政权更替社会变革的气息天津知青文化大革命时期在河北农村的下乡日记,时代特征明显河北涉县某村民的书信七十余封,对1970 年代初期的村庄生活,记录详细而具体乡村中小学生的作文,更是独具特色的乡村历史写照再如,教育文献,既有大量的旧式的科举教育文献( 经史读本八股文范文及试帖诗作业等) ,私塾教育文献( 如各类杂字习字帖课业本诗文汇编等) 等,也有不少新式教育文献,如识字课本幼学教材学校讲义教科书等( 如清末的京师大学堂伦理学讲义》、民国初年木刻本共和国教科书新国文) ,还有新中国成立后推行普及教育和开展扫盲运动方面的文献( 1950 年代河北省正定县五星农业生产合作社编著的农民识字课本) 均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一个时代教育特别是乡村教育的某个侧面教育文献中的蒙学文献也构成了太行山文书内容的一个特色,其数量约有20 种左右它作为民间教育的一个方式,既是官学教育的一个补充,也是旧式教育的重要组成内容这些蒙学文献因为教育对象主要是幼儿和少年,因此内容贴近生活,语言朴实无华,特别浅显易懂,特别是其中涉及当时的一些生活场景生活语言,对于理解一百年前一些事务活动顺序和专业术语也很有帮助又如,村落文献,更构成了太行山文书内容的一个突出特点乔福锦曾估计村落档案约计20 个全宗,1500( )  50000 余件,这个数字不一定准确,但说明量非常大其中,最具典型意义的应是邢台县北尚汪村的村级档案,有村级文献300 从晚清以来的会社账册,到合作化时代的社队档案,以及四清运动期间撰写的村史,拍摄的照片资料等,保存基本完整,整理十分规范作为当时河北省的典型,以此村近代历史为主体的阶级斗争展览馆材料,曾多次被邢台日报报道,并到省博物馆展出,堪称反映近代以来华北农村社会变迁具有典型意义的村落档案又如,社队文献中的邯郸县工程公社农机站档案,保存量相当可观,有数千件之多,将近5万页,时间从上世纪70 年代初北方农业机械化会议后农机站建立开始,到70 年代末农机站衰落,是公社农机站历史的全程记录,也是反映人民公社体制企业运营的珍贵资料又如,机关文献中的邢台县粮食局和饲料公司的档案,数量也有数千件数万页之多,是反映1960年代至1970 年代计划经济体制下县级粮食系统体制和运营的珍贵文献此外,太行山文书中实际上也有少量非太行山地区的文献,甚至非中文的文书非太行山地区的文献以福建永春县一家账簿最为典型,该套账簿有120 册左右,时间自清朝光绪至民国年间,详细记载了该家的货币收支粮食出入等情况一家账簿连续几十年不断,而且现在仍能汇聚一处,实为难得和罕见,无疑是研究福建永春县清末至民国时期的重要资料非中文文书包括日文书信几十封,其中有些是日本侵华期间的书信这些资料也构成了太行山文书的内容特色,并为其他地域文献所不及,十分难能可贵

太行山文书的价值

太行山文书的价值是多方面的,限于篇幅,以下暂谈三点:

第一,太行山文书提供了一些其他大宗新材料中所不见或少见的珍稀文书种类此举两件第一件是邯郸学院零星入藏的一件文书,是邯郸市博物馆郝良真购自山西汾阳旧货市场的一册线装写本文献该册右侧装订,宣纸书写,封面无题,略有残破,高24 8 厘米,宽24 厘米,近似正方形全册共有17 叶,封面无题无字,自第二面起有字,有字面为30从册内残痕看,有字面一叶两面已撕去字迹为毛笔小楷,书写工整,比较清晰,保存基本完整写本文献内容可分为两部分,有字的第一面至第二十三面为某州县诸乡诸村牌册统计,第二十三面至第二十七面三行为每石粮折银两数以及一系列可能与珠算有关的数字等,第二十七面三行至第三十面为该州县都乡统计以及都乡名字歌诀等该册因封面无题,内无年款,无法直接判断属地属主年代和性质不过,由于保留了大量的乡村地名,因此比较容易判断其中乡村地名与今山西省忻州市所属村名大部分相同,而且据光绪忻州志卷十三乡都记载:乡境幅员辽阔,乡分四方,东曰永丰,南曰集贤,西曰九原,北曰金山领都四十七,村庄三百六十又二。”因此可以首先推断,这是有关山西忻州的文书,文书的属地在今山西省忻州市关于该册形成的年代该册没有直接的纪年资料,只能根据现存内容推断文书第336 行至344行有国朝仍四十七都之旧,乡如之东永丰乡十都七十六村庄,南集贤乡十五都□□村,西九原乡十二都八十九村庄,北金山乡十都十村等内容据清乾隆忻州志卷一乡都记载,洪武初编民六十三都,分十五乡永乐十年定册籍,仍六十三都,在城六都,四乡五十七都嘉靖二十二年( 中略) 凡五十四都万历元年( 中略) 凡四十七厢都国朝仍四十七都之旧,乡如之东永丰乡领十都[七十六村庄]( 中略) 南集贤乡领十五都[一百三十八村庄](中略) 西九原乡十二都[八十九村庄]( 中略) 北金山乡十都[五十九村庄]”。清乾隆忻州志卷一乡都如上国朝仍四十七都之旧,乡如之内容,清光绪忻州志: ( 明朝) 凡四十七都,我朝因之,迄今未改。”将文书所记国朝仍四十七都之旧,乡如之与清乾隆忻州志》“国朝仍四十七都之旧,乡如之和清光绪忻州志》“( 明朝)凡四十七都,我朝因之,迄今未改进行比较,可见文书所记内容与清光绪忻州志文句迥然不同,而与清乾隆忻州志雷同,说明文书所记内容袭自清乾隆忻州志,文书所记内容必晚于清乾隆忻州志刊刻的年代而早于清光绪忻州志刊刻的年代清乾隆忻州志刊刻年代为乾隆十二年( 1747) ,清光绪忻州志为光绪六年( 1880 ) ,那么,文书形成的年代应在清乾隆十二年( 1747 ) 之后光绪六年( 1880 ) 之前

关于该册的性质和定名该册文书有字面总共30 369 行文字其中,牌册统计部分占20面,总计290 行文字,占全部文字内容的近79% 的篇幅,可见该册文书是以牌册统计为主要书写内容的账簿( 当然该册还有其他内容,拟另文探讨) 为何称为牌册统计账簿? 主要是依据该件第46 行有永丰乡共牌册六百二十九牌厘三户,第158 行有九原乡牌册,第251 行有金山乡牌册,第290 行有四乡通共村庄三百六十三村庄,牌册二千四百七十三牌五户,可见该册文书是在统计各乡各村庄的牌册数量和保管在何人手中因此,该册账簿属于清代忻州牌册统计账簿文献何谓牌册? 应该是指清代的保甲册钦定大清会典卷十七及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卷一百五十八记载,清乾隆二十二年( 1757 ) 颁布的保甲制主要内容是: 每户由该地方官岁给门牌,书家长姓名生业,附注丁男名数出注所住,入稽所来,有不遵照编挂者治罪十户为牌,立牌长; 十牌为甲,立甲长; 十甲为保,立保长,限年更代,以均劳逸。”可见,保甲制的主要结构是牌保三个层级,各以十进位递进,即十户为牌,立牌长; 十牌为甲,立甲长; 十甲为保,立保长”。保甲均编有册籍,保甲册分为循环二册据清人叶佩荪保甲事宜稿保甲书卷二缮造之法记载,保甲册的制作是:期于某日,里长同所举甲长至县,该县当堂发给空白循环册二百页,空白门牌一百张,俱交甲长收领,谕令持归各里按一甲百户中分作每十家一牌,各举晓事牌长一人,每牌长交与空白册二十页,门牌十张,令其将本牌人户姓名丁口年岁等项于空白册牌内详悉填注倘有隐匿遗漏,惟甲牌长是问。”填好各项内容后,牌长将牌册汇交甲长,甲长合十牌之册挨次分订循环二本,再由里长携带这些牌册至县衙交给知县,知县则将循册存署,环册及门牌星夜用印毕次日,合集里长,当堂将环册及门牌交里长带回分交甲长,令甲长以门牌交牌长发各户,用木板悬挂环册存于甲长处,以便改注倒换由此可见,牌册应是牌长对牌内各户户口情况登记的账簿河北省档案馆保存有清代获鹿县永壁村的保甲册,网上公布的清道光二十二年( 1842 ) 永壁村保甲册照片有三幅,分别是永壁村二牌保甲册》、《永壁村三牌保甲册永壁村烟牌保甲册》。从照片看,这里的保甲册是以牌为单位编制的忻州的牌册应该指的就是各牌编制的保甲册,应是各牌保甲册的简称显然,忻州牌册统计簿应是忻州直隶州直辖四乡所有村庄所有牌甲的保甲册统计情况的汇总文献据忻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忻县志(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 年版) 第三章第一节都村制介绍,明万历忻州志记载其时忻州4 65 365村,与清乾隆忻州志所记不同这种牌册统计簿的文书形制,笔者曾利用20145 月份邯郸太行山文书研讨会的机会请教徽州文书研究大家和明清民间文献专家栾成显以及清水江文书专家姜明,他们均称从未见过由此可见,这种牌册统计簿或者说包括这种内容在内的官吏内部使用的底簿极其稀见,值得珍视

第二件是与清代门牌户籍有关的文书,也比较珍稀门牌文书在清代文献和民国文献中并不鲜见,徽州文书清水江文书中都有收录,网络检索至少可见到几十种,徽州千年契约文书田藏契约文书粹编就收有多件门牌或总牌文书太行山文书中门牌文书很少,门牌文书构不成太行山文书的特色,但是,它却有一件与门牌和户籍有关的文书珍品,这就是第二批入藏的田氏原藏文书中涉县手写的一件文书,内容如下:涉县玉二里三甲满市口第一户张万才年三十五岁,地三亩,粮二力六口母亲王氏年五十六岁庄农生理妻江氏年二十八岁里长张良发妻张氏年二十五岁牌长张万才孙引胜年八岁又孙乔保年六岁嘉庆二十年七月初七日上列手写与门牌有关的文书与一般门牌文书有一些显著区别: 一般门牌文书是印制而成的格式文书,内容通常包括门牌主人姓名年龄住址生理( 指职业) 家中人口男几名,女几口,牌长甲长保长颁发时间等,项目名称通常都是印制,具体人名和数量是手写填写,并且加盖公章但涉县玉二里这件文书全是手写,也无印章,且与正式门牌内容也不完全一样,有关户内人口,一般门牌除了户主之外只标明户内人口的男口总数和女口总数,而手写门牌文书则将户内人口的姓名与户主的关系年龄一一列出这种手写类似门牌的文书形式,笔者是首次见到,笔者之所以将其暂称为手写门牌文书,主要是考虑其书写内容项目称谓与正式门牌文书极其接近,应该是制作门牌文书的基础和依据,有可能属于编制保甲册籍的各户申报户口的基础资料这种文书格式在河北省档案馆保存的清代获鹿县保甲册能够见到,但保甲册是格式印制文书,人名年龄和人口统计也是手写填写因此,涉县的这份单页的手写户籍应是在编制保甲册之前由本户手写的申报户口的资料这种手写的户籍资料,纵然不能说是清代的唯一,至少可以说是为数不多,堪称反映清代保甲册编制制度和门牌文书制度的珍贵资料第二,太行山文书提供了大批反映该地区基层社会历史面貌和社会变迁的生动的具体的第一手资料例如,应是清末民初蒙学文献的童蒙四言一书,其中有一段涉及学习认字和掌握契约常识的内容: 读书习字,务要心勤万千百十,个数零分厘毫系忽,斤两钱分石斗升合,须要知闻秤平斗满,公平为心丈量尺寸,长短有准因为无钱,地去他人价说停当,沽酒立文东西南北,各样庄村庄基地土,左右二邻将地当卖,立契收存场园几亩,亩数宜真五尺为步,不错毫分二百四十,一亩十分三百六十,一里之云百亩为顷,自古及今当地价钱,大写为准壹贰叁肆,伍陆清真柒捌玖拾,个个细分苏州之马,亦要认真〡〢〣〤〥〦均匀〧〨〩十,笔道省甚杭州马子,聊费心勤。”“凡立文约,全凭中人长涧横活,四至明分三年为满,归赎钱临地归本主,赎地彻文凡写各字,定见本人本人不到,切莫立文不论远近,不管疏亲三曹对按,才可立文。”“私立文契,利己害人。”这些内容涉及立契的过程书写的用字计量的单位掌握的原则注意的事项,甚至苏州码杭州码的符号写法等等都囊括其中,勾画了一个形象的立契场景和作业流程,非常富有知识性,也极富生活感,对于了解当时人们订立契约的活动颇有裨益再如,该书还有一段有关敬惜字纸的内容:一切字纸,不可弃尘拾来烧灰,净土埋存。”( DSC0270 )这里有关爱惜字纸的细节,对于我们理解敦煌文书保存传承的文化环境很有帮助学术界早就谈到过敦煌文书的保存与民间敬惜字纸的关系,童蒙四言除了强调一切字纸,不可弃尘这一传统道德之外,还提供了以往人们所不注意的一个细节,这就是对待必须销毁的字纸要拾来烧灰,净土埋存”。由此可见,民间敬惜字纸教育严格且全面这一细节有利于使我们对古人这一良好习惯有更深一层的认识又如,买卖杂字一书有关记账的内容: 生意买卖间,算写要当先先要学上账,在学打算盘勤看杂字本,提笔不作难。”“说的是俗话,话里杂字全切要常念看,上账不作难。”这对理解当时人记账和算盘技能认识当时的账簿文献很有帮助又如,清乾隆年间元氏县民间刻印的杭州打药一书尾部墨章题记: 赞邑南掌薛儒书薛克书为母病印施; 庄农杂字尾刻题记:光绪拾捌年季夏黄思永录束鹿县城南翰林庄材墨林堂下新刻,都真实地纪录了清代河北地区民间刻版印刷的真实一页这些生动的具体的民间生活资料对于研究清代民国和新中国成立后至1980 年代之前河北地区特别是晋冀鲁豫交界地区的历史断面和社会变迁尤其具有学术意义

第三,太行山文书提供了地方学院开展跨区收藏整理研究地方文献,建设地方学术中心的物质基础和难得机缘改革开放以来,明清民国时期地方档案和民间文献的整理研究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既拓展了地方历史文化研究的深入发展,也推动了一批地方高等院校和科研单位依托本地丰富文献资源而一跃成为区域性甚至全国性的学术重镇,成为一方学术中心,像安徽大学黄山学院等围绕徽州文书而成为徽学研究重镇,贵州大学凯里学院等围绕清水江文书而成为贵州地方文化的研究重镇,西华师范大学等围绕南部县档案而成为南部档案研究重镇,都属于这种将地方文献整理研究与学科建设紧密结合并取得成功的范例这些地方院校能够获得成功的因素固然很多,而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这些院校积极利用了当地博物馆档案馆图书馆等机构多年收藏或长期积累下来的大批量档案文献邯郸学院作为一个没有既藏大宗档案文献历史基础,也没有获得超出本区域范围行政授权的地方院校,能够获得一批拥有相当数量跨越多省地区的太行山文书,的确为它建设地方学术中心奠定了必要的物质基础,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机缘但愿邯郸学院能够抓住这一不可多得的历史机遇,走出一条地方院校依靠自身努力、“无中生有”、“有中生新,实现由太行山文书收藏中心向太行山文书研究中心转变的新路径


本文原刊于《河北学刊》2014年第6期,注释略。

 

下载附件: